《凡人永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徐诚,十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凡人永仙

小说:玄幻-仙侠

作者:沐在晴天

简介:纯粹凡人流,接地气,没有乱七八糟的系统,没有变态的金手指,主角和你我一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要关系没关系,要门路没门路,要钱更是没钱,一个铜板都想分成两瓣花,主角多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修仙的机会而已。

角色:徐诚,十文

凡人永仙

《凡人永仙》第1章 少年二狗子免费阅读

“二狗子,快跑,你爹拿鞭子来抽你了!”

徐诚正在河里带着小伙伴一起光着屁股抓鱼摸虾。

听到这一嗓子大喊,徐诚吓得一激灵。

因为他的小名就叫二狗子。

徐诚今年十四岁,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年纪。

他的模样普普通通,皮肤略显黝黑。

个头不算高也不算矮与寻常乡下穷苦少年没什么两样。

徐诚在家中排行老二,上边有一个大他三岁的哥哥,下边有一个才六岁的小妹。

连同父母家中一共五口人,租种着四亩田地,有茅草屋三间,在村里属于穷苦小佃户人家。

家里要关系没关系,要门路没门路,要钱更是没钱。

“以前让你好好念书,你非得学别人打架,好的不学偏学坏的,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徐诚光着膀子龇牙咧嘴站在院子里,父亲正拿着一根油光发亮的竹鞭对他进行家法伺候。

如果说没有被父母揍过的童年是不完整的,那么徐诚的童年就特别完整。

他被父亲揍过,被母亲揍过,更是被父母一起揍过。

不过徐诚也有些无奈,不是他以前不想好好念书,而是因为家里太穷。

即便他是念书的料,家里也供不起。

就连吃饭,除了过节农忙,家里经常一天两顿稀的。

而且一进到学堂他就没精神,一拿起课本就打瞌睡。

要是和小伙伴们抓鱼摸虾,爬树掏鸟蛋或者玩游戏什么的,他就特别有精神。

经常连吃饭都能给忘了。

父亲放下竹鞭有些无奈。

“你已经十四岁了,老大不小的,过个两年就可以说媳妇,还整天没个正形。”

“说,下次还打架吗?”

“爹,我不敢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父亲正在气头上,要是现在嘴上硬,等会又得挨几鞭子。

徐诚有些后悔,他后悔自己打架的时候下手轻了。

那两个欺负女孩子的混小子,居然还有脸上门告状。

下回得接着揍,见一个揍一个,见两个揍一双。

“明天早上,你跟王大伯他们去飞云山里帮修建道观,估计得修一个多月,管吃管住,每天有五文钱的工钱拿。”

说完,父亲叹了口气,蹲坐在屋门口拿出烟杆装了一烟锅的旱烟点燃,然后闷头吧嗒吧嗒抽起来。

徐诚听到管吃管住还有五文钱的工钱拿,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身上挨鞭子抽的地方瞬间就不疼了。

一天五文钱!

长这么大他就没摸过十个以上的铜板。

一个月三十天,那就是一百五十文钱!

当看到闷头抽着旱烟的父亲。

徐诚暗自叹了口气。

为了这个家,父亲才四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已是花白。

岁月在父亲黝黑消瘦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皱纹。

父亲的背已是微驼,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

去年进山砍柴的时候,父亲伤了腿脚,如今走路有点不利索。

母亲两鬓也已染霜。

母亲身子骨向来不好,得经常喝草药调理,在生小妹的时候还落下了病根。

如今已是干不了重活。

大哥为人敦厚老实,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抢着干。

因为家里穷,也因为父母身体都不好。

大哥已经说好明年过门的一桩亲事也黄了。

女方家人来退婚的时候,家里没说什么。

小妹乖巧懂事,却是体弱多病,家里人都很疼小妹。

徐诚知道小妹一直想要两根扎头发的漂亮红飘带,小妹却是不敢和家里人说。

第二天一大早,徐诚扛着锄头跟着村里人往飞云山里去。

飞云山离他们陆家湾并不算远,走路一个时辰就能到。

以前徐诚没少和小伙伴以及家里人来飞云山砍柴,摘野果,采蘑菇或者挖草药。

听村里老人说。

很久很久以前,好像是三四百年前吧,飞云山的飞云峰上有一座道观名叫飞云观。

后来赵国天下大乱,飞云观隐居的道人们下山入世,从此再也没回来。

因年久失修,飞云观渐渐荒废。

徐诚和小伙伴也爬过飞云峰想要寻宝。

在飞云峰顶,有一处平坦的地方,在那的确有一处残留的小院落地基,应该就是飞云观的遗迹。

但遗迹上除了一些残砖碎瓦与腐朽的木头,并没什么发现。

这次要重新修建飞云观的不是道人,听说好像是官阳镇的大刀门。

徐诚很是纳闷,大刀门是官阳镇唯一的帮会,实力强横,财大气粗。

就连他们寻常吃的盐都把持在大刀门手里。

一个江湖帮会,怎么会修道观?

大刀门的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据说大刀门一个普通帮众的月俸就有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都已经够他们一家五口一年的花销,还能有剩余。

徐诚不是没想过加入大刀门,而与他有这种想法的乡下穷苦少年不计其数。

但就如同去镇上做学徒与找活计一样。

没有门路,没有关系,想都不要想。

有管吃管住还能赚钱的好活计,谁不是先想到自己人。

这次他能来修建道观,还是因为修建道观需要大量苦力。

而如今又不是农闲的时候。

要不然,这种管吃管住,一天能拿五文钱的好事情,怎么轮也轮不到他。

飞云峰不算高,也就百来丈,树木茂盛。

不过飞云峰有些陡峭难爬,按原先草木丛生多处毁坏的老路爬上去得一个时辰。

他们村这次来了四十多号人,主要干些修路与搬运材料的苦力活。

至于道观的建筑,毕竟不是搭建茅草屋,自有镇上专门的建筑队负责。

也如同在地里刨食一般,徐诚与村里人起早贪黑在飞云峰上修路。

只有先把路给修好,才方便往山上运材料。

一连修了大半个月的路,期间除了累点,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再有个两三天铺石板,路就修得差不多。

剩下的十来天,往山上搬运材料就可以。

如今沿着修好的路上到山顶,小半个时辰就可以。

“快,快,所有人,带上锄头工具,下山救人!”

正当徐诚与一个村里人抬着青石板铺路的时候。

王大伯边从山下跑上来边扯着嗓子大喊。

“山下砖窑子塌了,小河村的七八号人埋在里边。”

王大伯很是焦急。

大伙一听,二话不说,急忙放下手里的活,拿起锄头工具飞快往山下跑。

小河村是陆家湾的隔壁村,两村隔河相望。

这次修建飞云观,小河村的十来号人在山下开窑取土,烧砖做瓦。

乡里乡亲的,很多人沾亲带故。

徐诚扛着一把锄头也跟着村里人飞快往山下跑。

虽然他们家与小河村并没有沾亲带故的关系,但人命关天。

                           

原创文章,作者:沐在晴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yfgj.com/novel/1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