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天一智苏子雄,苏子雄二苏子雄,长天一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长天一智

小说:科幻

作者:子小飞

简介:苏子雄识海里莫名出现一个独立意识体,奉命穿越宇宙……宇宙浩瀚,星球无数,你以为只有物质星球、元气星球和魔法星球吗?错了,混合才是常态……神奇的元魔双混星球,会说话的动物,会说人话的大黑马……和经常伪装成狗狗的狼一起组队……

角色:苏子雄,苏子雄二苏子雄

长天一智

《长天一智》免费阅读

凛冬,北风呼啸,卷起千堆雪。

今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来的更晚一些,憋足了劲,大雪纷飞,三天三夜。

一座普普通通的城市,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苏子雄,男,年方27岁,很高,与体重不成比例,只是高,瘦削,大方脸,有房无车,单身无不良嗜好。

今年是这座北方小城实施集中供暖的第一年,对苏子雄而言,这真的是一个暖冬。

屋内不冷,甚至有些热,苏子雄躺在床上,还是蜷缩着双腿,貌似是某种习惯,不同的是,现在他终于不会时不时地打一阵哆嗦了。

透过房间小窗,目视着外面的冰雪世界,他的目光有些呆滞,神情有些复杂,有惆怅、有迷惘、有无奈、有不甘。

风停雪止,世界归于静寂。

琢磨着是不是该起床吃早饭了,苏子雄有些不受控地转动眼球,瞅了一眼挂在衣柜上的钟表。

时间停止了?

莫非是机械老化了?

不对,那明明是一个电子钟,苏子雄记得很清楚,前两天明明刚给它换过电池。

要说以前,冬天房间没人的时候,气温低,这个钟表经常停摆。

如今暖气24小时常开,屋内恒温20度,自然不存在低温影响电子零部件正常运行的情况。

可是,它怎么又停摆了呢?

苏子雄思索着,准备从床上一跃而起。

他这么想了,大脑也发出了指令,可是身体却没动。

这是怎么回事?

苏子雄尝试翻身,改变躺姿。

大脑随即发出指令,身体却依旧丝毫未动。

苏子雄急了,他开始挣扎,大脑发出一连串的复杂指令。

半响之后,苏子雄发现,似乎只有眼睛还能骨碌碌地灵活转动。

一觉醒来,直接就这么瘫了?

只有眼睛能动,这瘫的也太彻底了吧?

这太奇怪了,苏子雄完全无法接受,这根本不科学。

他瘦是瘦了点,但很健康,从小到大都很健康。

父母健在的时候,苏子雄时不时地还跟着二老去外地,或是旅游,或是父母工作他旅游,或是老爸工作,他和老妈旅游。

苏子雄每每回忆那一段美好时光,总觉得那就是自己的人生巅峰。

如今二老早已驾鹤西去,苏子雄便再也没有离开过这座城市。

苏子雄转动着眼球,震惊的眼神里隐隐带有一丝绝望,他努力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目及之处,是这个住了二十多年的房间。

书架上依旧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种书,小桌上有一台处于半合状态的笔记本电脑,衣柜门安静地关着……

干净、整洁。

一切如常。

四周寂静一片,苏子雄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死一般的安静,没有一丁点声响。

如果是深夜,万籁寂静,偶尔也能听到几声犬吠,虽说是边远小城,马路上时而也能传来汽车驶过的声响。

窗外天空湛蓝,这明明就是白天。

苏子雄盯着窗户看了许久,目不转睛。

房檐下没有偶尔坠落的冰凌,空中没有偶尔被风吹起的雪花,什么动静都没有。

窗外就像是一幅画,一副冬日的风景画。

苏子雄脑海里一片空白,他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便没有诸如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等生理反应。

难道这就是玄幻小说里面描述的灵魂和肉体分离?

思维被架空?

空间的另一个维度?

苏子雄眯起眼睛,脑海里运算着一切不怎么靠谱的猜想。

不对,这么离奇的经历,怎么可能会发生在一个废柴青年身上?

这一定是在做梦!

想到这里,苏子雄开始尝试从梦中醒来。

瞬间,他想掐大腿、打自己耳光、跳楼……

然而,他终归只是想,也只能想,大脑根本无法控制身体。

嘴也不能动,苏子雄只能在脑海里歇斯底里,怒吼道:“这他喵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

半响之后,苏子雄平复思维,细细思忖,他感觉好像被困在了一个思维樊笼里。

虽然樊笼不是漆黑小屋,可是被困在一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房间内,和漆黑小屋又有什么区别。

不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哪怕是困在一个能看到活人、能听到声音的地方,也比躺在这里不能动要好吧,苏子雄这么想着。

如果放在玄幻小说里,主角个个都有离奇经历,像这种躺着不能动,灵魂只能在视线范围内游走……

这作者是怎么想的?脑子确定没问题吗?写出这样的东西会有人看?

苏子雄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苏子雄从震惊到无奈,从无奈到绝望,从绝望到崩溃,从崩溃到无奈……反复循环的时候,只听腾的一声,他的身体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稳稳地站在了地板上。

起身后的苏子雄,有些懵圈,有些震惊,有些不知所措。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他瞬间有一种野马脱缰,驰骋旷野的快感。

即便从发现身体不受控到重新站起来,仅仅过去了不到一小时,苏子雄仍然有一种灵魂重新回归身体的兴奋,这种感觉真的很爽。

这至少证明苏子雄没有一觉睡瘫,仍然很健康,这便足够。

然而,这种感觉仅仅持续了一秒钟,就是苏子雄愣神不知所措的那一秒,当他尝试扭动脖子、活动手脚的一瞬间,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苏子雄的这具身体先是不受控地开始左右旋转,然后右手突然猛掐大腿,接着又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原地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两条腿开始动了起来,仍然是不受控,像机器人一样,带着苏子雄来到了阳台上,然后一个翻身跳了下去。

就在纵身跳楼的一瞬间,苏子雄突然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刚刚身体不受控的那一系列动作,似乎都是之前他想要做的事情。

一跃而起是最早的一个想法,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身体出了问题,左右旋转是刚发现身体出问题后,想要尝试在床上左右翻身,而掐大腿、打耳光、跳楼,则是他开始怀疑在做梦的时候,想要快速从梦中醒来的想法。

难道是大脑信号延迟了?

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瞬间在苏子雄大脑里炸响,于是他奋力喊道:“不要跳!”

耳膜振动了?

是的,那绝对不会错,他亲耳听到了自己喊出的那三个字,声音经过耳朵传入了他的大脑。

如果是在平时,苏子雄甚至想都不会想,但这次不一样,他清楚地感知到了那三个字由耳朵传入大脑的全过程。

不要跳!

不要跳!

不要跳……

这声音仿佛在他脑子里有回响,于是他本能地伸出双手,拼尽全力向阳台上的钢铁围栏抓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子雄抓住了围栏,抓住了生命的稻草,他悬在了二楼的阳台上,成功终止了失控身体的作死行为。

二楼,并不怎么高,如果不是头先着地,大概率不会摔死,却可能会真瘫。

苏子雄收回身体控制权,迅速爬上阳台,一溜烟跑回卧室,扑倒在床上抱着被子一阵哆嗦,十分狼狈。

“测试通过!”

苏子雄闻声,怯怯地环顾一周,发现仍然是自己的这间卧室,电脑关着,他拿起小桌上的手机,检查后发现,似乎也不是手机内发出的声音,房间内也没有其他人。

这声音很机械,很突兀。

可是这声音是哪来的?

苏子雄仔细回味刚刚听到的那四个字,瞬间汗毛根根炸起。

活见鬼,这声音根本没有经过他的耳朵,是直接在他脑海里响起的。

绝对没错,先前身体失控,那种有话说不出口,声音只能在脑子里回响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就在刚刚,那种感觉又来了,苏子雄非常笃定,那种莫名的感知,一次足够刻骨铭心,绝不会错。

“你好,我是苏子雄二号。”

又来了,苏子雄几乎本能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发现身体完全受控,便瞬间心安下来。

然而,犹如洪水猛兽般的恐惧,又让他一屁股蹲坐在了床上。

“谁?谁在说话?”

“大白天的不要装神弄鬼?”

苏子雄明知道那个声音,不是从房间内任何一个方向传过来的,甚至根本就没有经过他的耳朵,但他还是止不住地东张西望,声音颤抖,眼神锐利,神色恐惧。

“没有谁,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了交流方便,你可以称呼我为苏子雄二。”

苏子雄感觉对方在骂自己,当即反驳道:“你才二!”

“你竟然敢骂我?这和骂你自己有什么区别?”

莫名声音的语气有了变化,很强硬,十分不屑。

苏子雄霍然起立,锤了锤脑门说道:“说清楚,你哪来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声音会直接出现在我的脑子里?”

“还不错,能分辨出我的位置,”莫名声音夸了苏子雄一句,语气有些得意,“简单说,我是你识海里的一块独立意识空间,大部分时间处于休眠状态,休眠的时候,你可以当我不存在,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可以觉醒,就这么简单。”

“我们两个可以用意识交流,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不用动嘴,想和我说什么,只要你开始想,我便已经知道,你要慢慢习惯,这样更方便我们日后工作配合。”

独立意识空间、意识交流、工作。

苏子雄捕捉到三个关键词,突然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在做梦。

“你没有在做梦,而且你以后也不会再做梦。”

苏子雄仅仅是在脑海里闪出做梦这么一个念头,并未说出口,可那个莫名存在已然知晓。

“心脏狂跳,血压飙升,我可提醒你,你还没有做过身体强化,现在的身体条件非常一般,再这么下去,一会儿我们就要完蛋。”

莫名声音落下,苏子雄瞬间感觉周围一片寂静,他下意识地左右环顾,发现又是只有眼珠能动。

                           

原创文章,作者:子小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yfgj.com/novel/5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