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子去归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晏鸿,晏文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拐个皇子去归隐

小说:纯爱

作者:秋筠

简介:双男主/家国/归隐“我自己也未必清楚自己的心意,只是见了他,便不想再做个皇子……”“无妨,爱屋及乌罢了……”“他爱的是何屋,及的又是何乌?”“我们的情谊,自是非比寻常……”“只愿君心似我心……”“生死之交,同窗之谊,竟也只是不过尔尔吗?”“小民失德,不配侍立殿下之侧……”心悦君兮君不知,你我之间究竟是错了吗?

角色:晏鸿,晏文氏

拐个皇子去归隐

《拐个皇子去归隐》第1章 垂文入府免费阅读

麟德六年秋,大周王朝京师,邺都。

皇城西南方向的修业坊内,虽是入夜,一条长街却是灯火通明。一座高耸的门楼上挂着四盏明灯,门前两旁各站着八名手持灯笼的家丁。门楼上端端正正挂着一方彩漆描金匾,上面刻着“太祖御书 敕造晋国公府”。一名丫鬟在门口向着街口瞻望。

众人听得一阵马蹄马车声渐行渐近,直到看见几人策马前后拥着一辆马车走来。

“来了!国公爷回来了!”只听那丫鬟欣喜地叫喊着向院中跑去。

马车在门前停毕,车上走下一个面容稍粗糙,稍带胡须的中年男子,男子走下车,又转身从车上抱下一名孩童。

男子走上台阶,转头对着马上诸人说:“有劳诸位,进门喝杯茶歇息片刻吧。”

策马诸人也都从马上下来,领头的那个面容粗犷、身着铠甲的将领说:“晏大人,末将等已将大人安全送达,需即刻回东都大营复命。”

晏鸿拱手:“多谢诸位,既然诸位军命在身,晏某不便强留。”

诸将也拱手回礼:“末将告辞。”晏鸿略一点头。见他们远去,晏鸿便转身牵起那孩童步入府中。

进得门来,家中仆人看到自家老爷牵回一孩童,不禁稍有议论。晏鸿恍若未闻,径直向正堂走去。

走进正堂,只见府中诸多亲眷早已齐聚正堂。晏鸿走到一两鬓斑白的和蔼妇人身前跪下:“孩儿拜见母亲!”

那妇人眼中含泪将他扶起。此人正是靖边大将军之女,晋国公之母—晏林氏老夫人。

老夫人慨叹道:“鸿儿离家二载有余,此番一路辛苦。”

麟德四年初,大周南方边境饱受南越国侵扰,周帝不得不派兵征讨。晏鸿时任兵部职方司郎中,被委任军师中郎将,随军出征。如今凯旋归来,回至京师已是入夜,皇帝特命休整一晚,次日上朝回禀军务。

晏鸿落座,听母亲所言,垂首说:“为国效力,不言辛苦。”

老夫人笑着点点头。忽然笑容一顿:“这个孩子……?”

随着老夫人的话出口,坐下一名华贵妇人脸上露出不悦之色。

晏鸿解释道:“母亲,这孩子是我从军中带回,着实可怜。他父亲战死沙场,他们的村落遭敌军袭击,母亲也被敌军所伤,待我们赶到,他母亲已是奄奄一息,将他托付于我。”

那个华贵妇人听罢便问:“他的村庄里便没有别的亲属?怎得让国公爷亲自带回来。”

晏鸿摆摆手,“这村庄饱受战乱,即使有亲属,他们自己还要靠朝廷官府救济,无人有余力再抚养一个孩子。”

那妇人继续追问:“国公爷为何不将他送予军中,却带回府中,可如何……”

话还未说完,便被老夫人斜了一眼,老夫人看着那孩子说:“这孩子年纪这样小,怎可放他在军中自生自灭?国公府也不缺一口饭吃。”

那妇人诺诺答道:“是,妾身失言。”

堂上说话的这位华贵妇人原是晏鸿的妾室晏文氏。后晏鸿元配夫人晏蒋氏逝世,晏鸿也未再续弦,直至麟德四年出征前夕,才将这位妾室扶正,掌管内宅。

正说着,那孩子突然跪在众人面前,叩首说:“我娘走前嘱咐我说,若有哪个好心人将我带回家中,便让我为奴为仆,一生忠心伺候。”

晏鸿将那孩儿扶起,摸摸他的头说:“可怜的孩子,来到我家,自然不必为奴仆……”

话音未落,就见堂外几个孩子跑进来。前头两个一男一女长得极为相似,后头一个最小的男孩,男孩后面一个稍大的女孩手上拿着一件外氅紧跟着。

老夫人看到扬起笑脸:“瞧瞧,孩子们见你回来,觉都不睡了。”

晏鸿一脸慈爱,突然看见为末的那个孩子,佯装嗔怒:“外面风寒凉,景行体弱,景云怎得也不看顾弟弟?”

拿着外氅的女孩儿还未说话,最小的男孩便开口道:“父亲,是我自己想念父亲,这才跑来,父亲不要责怪姐姐。”

“哈哈哈哈哈……好。”一家人笑作一团。

晏鸿笑罢,看了一眼景行道:“这孩子和景行年纪相仿,就让他日后与景行作伴,进家塾读书写字吧。”

景行听罢,拉起那孩子的手问:“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那孩子低头答道:“我七岁了,还未取名。”

景行疑惑:“你既已经七岁了,怎么会无名呢?”

“这孩子的父亲长年在军中,族中人都已家中排行唤他。原是等战事平息,荣归之后再亲自为他取名,谁知天不遂人愿……”晏鸿叹息道,“罢了,你便叫垂文吧。”

老夫人点点头,“垂文扬采遗将来兮,这名字也算慰藉为国捐躯的边关将士了。”

垂文乃流传文章之意,取此名也是想感念牺牲将士,愿将他们流传千古。

老夫人接着说:“好了,鸿儿一路舟车劳顿,快去休息吧,明日一早还要上朝复命。大家也都各自散了吧。”

堂中众人都行礼退下。

景行也跟着老夫人回到了乐寿堂。

景行的母亲在他一岁时便仙逝,景行在老夫人身边长大。景云是景行的同胞姐姐,也是家中的长姐,年纪大些便住在一个名叫含芳阁的独院中。那两个长得相似的孩子是夫人晏文氏的双生子,男孩大些名为景晖,女孩小些名为景纯,二人都随他们母亲住在令仪轩。

回去路上,景行也未放开垂文的手。

来到乐寿堂景行居住的厢房中,他也没有安寝的意思,反而将白日读书的文房四宝都罗列出来,嘴里还念叨着“这个给你,这个也给你……”

老夫人知道,景行这是有人作伴,开心的紧,将自己的笔墨纸砚都分出来,恨不得立刻和垂文一起去家塾念书。

老夫人旁边的嬷嬷笑着说:“大公子大些,平日里也不带二公子玩耍,大小姐和二小姐读些诗文之余也是做些女红。二公子如今有了伴,很是欢喜呢!”

“哈哈哈,是啊,”老夫人笑了笑,走到景行身边,“好了好了,这些物件明日里祖母给他添一份就是了,快收起来,早些安置吧。”

景行听到笑着对老夫人一揖:“孙儿多谢祖母!”

垂文也赶忙跟着拱手作揖。

                           

原创文章,作者:秋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yfgj.com/novel/7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