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小仙女重生后乖软奶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叶舒,舒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佬的小仙女重生后乖软奶甜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漫云不语

简介:【冷漠自卑偏执少年*治愈系甜美小仙女】她是一路坦途的富家千金。他是众人避之不及的异类,像悬崖缝隙里的杂草,看不到光明,更不谈未来。封律从未想过会跟这样不知疾苦的小仙女产生交集,然而他退她进,他退一尺她居然进一丈。“舒儿,别靠近我。”他哑着声将她抵在墙角半是威胁半是求饶。少女小手背在身后,甜甜一笑,“我就要靠近,你拿我怎么办?”他狠狠扣住她的腰,眼眸比墨更黑沉,“那你就永远也别想逃开我。”

角色:叶舒,舒儿

大佬的小仙女重生后乖软奶甜

《大佬的小仙女重生后乖软奶甜》第1章 你终于可以嫁给我了免费阅读

叶舒死了,死在了诸多人的算计下。

她死了也不能善了。

尸体被摆在涉事医院的门口,不让人进出,她那人面兽心的叔叔一叠声的哭诉,挤下几滴鳄鱼的眼泪,只为得到医院的巨额赔偿。

“叶舒,你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为什么要执迷不悟,一心查你爸妈的真相。我从小被抱错,你爸欠我那么多,凭什么不给我钱?你们一家都是罪有应得!”

这时突然来了一伙人,为首的男人着黑色风衣,面容清隽,容颜却好似天性使然,冷漠到了极致,没有一丝表情。

他是仓皇跑过来的,喘息急促得可怕。

直到他看到尸体的那一刻,眼里晃过一道微光,膝盖仿佛支撑不住一般,重重跪地,那声闷响在嘈杂声中也如斯清晰。

一滴清泪缓缓从高挺的鼻梁滑落在女孩苍白到发灰的脸颊上,他攥紧了手里的东西,有血从指缝间渗出,啪嗒啪嗒滴落到地上,晕开一朵朵血花。

听到消息的那一刻,他不信,看到的那一刻,他还固执地不信,而这一刻,尖锐的疼痛他感觉不到了,周遭的所有声音,他也听不到了。

宽大修韧的手抚上女孩的容颜,一点一滴,满载着疼惜。

他有些茫然,像个迷途的孩子,低声喃喃,“舒儿,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毫无回应。

“舒儿。”他再唤她,方寸大乱,又不知所措。

瞳仁早已失焦,心跳失常,连带着五脏六腑仿若都被搅碎。

恍然想起什么,他摊开手掌,一枚带血的戒指赫然躺在止不住颤栗的掌心。

血早已干涸,如同滴血认主一般,他将戒指缓慢又虔诚地戴在女孩的手指上,这时他方才笑了起来,竟毫不犹豫地俯首亲吻上她的唇!

“舒儿,你终于可以嫁给我了。”他感慨,冷漠的容颜不在,眼里满是餍足。

在场的人不无震惊极了,尸体已经放了一阵,容颜已然枯败,这到底是多深沉的爱,才能亲吻下去。

连男人的手下都觉得他已经疯了。

然而下一秒,他将叶舒的尸体如视珍宝地抱起,眼底却是寒光毕现,冷然得可怕,“抓住他,碎尸万段。”

方才他的失控仿佛不过是大家的错觉。

“光天化日,你们要做什么?”眼见着尸体要被抢走,再也没法作为筹码要钱,自己也自身难保,叶舒的叔叔这才慌了。

对方似是无所畏惧,一手遮天,他大吵大闹,也于事无补。

叶舒的叔叔跌坐在地上,鼻青脸肿,早已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从一开始的理直气壮,到慌了神,再到最后的满目绝望,彻底崩溃,“先生,我……我知道您是喜欢舒儿的,我可是叶舒的叔叔,您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

男人坐在主座上,面无表情,看着叶舒的亲叔叔尖喊着挣扎,径直被扔进鳄鱼池,直到……肢体分离,血肉模糊……

原来碎尸万段并不是吓唬他的,他封律说的话都会成真。

鲜红染红了他的眼,他的眼里却只剩下一抹快意,一字一字,“我要你们所有人为她偿命!”

三天后,燕北市金融动荡,一大批财阀破产的破产,跳楼的跳楼,名噪一时的新晋名媛楚潇潇被毁容,精神失常,扔进了精神病院。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这些新闻,周围却是寒气缭绕。

尸体无法完好无损地存放太久,封律购置了一处冷库,将叶舒放在里边,四周都是她最爱的紫色鸾尾,用透明的特殊材质小心翼翼地隔开。

被紫色的花映衬着,穿着婚纱的她仍旧那么娇艳美丽。

现场布置成了梦幻婚礼现场,一切都是她无意中只跟他提过一次的样子,一模一样。

空气里萦绕的是温馨庄严的结婚进行曲,可周遭却空无一人,只放着她父母的照片,看上去很有些诡异。

他只着黑色衬衣,零下几十度,将他嘴唇冻得发紫,容颜依旧那般英俊优雅,“舒儿,等婚礼办完,我就带你去苏黎世,你说你最喜欢那里……”

她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放在心上,带着最沉甸甸的份量。

这一切,都被叶舒的魂魄看在眼里。

她开心,开心终于知道他爱她。

她也难过,死后才知道原来他爱她。

男人又长又密的睫羽上结上一层冰霜,一时间心痛难忍,骤然呕出一大口鲜血。

“封律!”叶舒心痛得想扶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穿过他的身体。

“快来人啊!”她从冷库的大门穿过,大门却早已被锁死,这座深山寥无人烟。

她长眠不醒,他活在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意义,早已做好了陪她共赴黄泉的打算。

他牵紧她的手,十指紧扣,气息微弱,“舒儿,等等我,不要抛下我。”

直到彻底失温,呼吸全无。

**

如同做了一场噩梦,叶舒浑身是汗,遽然醒来,“封律!”

听到她的大喊大叫,有人忙不迭冲进门来,“姐。”

还没来得及动弹,一只手搭在了她的额头,面前阳光大男孩满脸迷惑,“没发烧啊?”

叶舒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大男孩,虽然仍旧是一米八的大个子,但明显比之前她记忆中的面容稚嫩了好几分,“叶锦?”

系着围裙的大男孩莫名地看着他,“姐,你是不是失忆了?当然是我了!”

叶舒怔愣了足有十几秒,紧紧地抱住了他。

怀中的温度让她逐渐有了真实感,娇小柔软的少女眼眶酸涩,像只可怜惨了的小兽,稚嫩的肩膀微微抽动,可眼里仍写满难以置信。

她死的时候,叶锦也不知所踪,她已经很久没看到过弟弟了……

叶锦揉了揉额头,总觉得今天的姐姐奇奇怪怪的,乍然,他神色一变,扶住叶舒的双肩,紧张兮兮地问,“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姐姐这么美丽温柔,人缘极好,虽然可能性小,但也不是不可能。

朝气少年皱着眉头,愈发气势汹汹,“你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对了!姐,你刚才叫哪个狗男人的名字?是不是跟他有关?”

说罢,叶锦努力回想,“叫……风……风什么来着?”

                           

原创文章,作者:漫云不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yfgj.com/novel/9565.html